我做“鸭”的真实生活历程 变态老女人太会折磨人

向下

我做“鸭”的真实生活历程 变态老女人太会折磨人

帖子  solksjaer 于 2008-01-15, 20:37

(转)

还有几个月,我就要结婚了,可是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,我是多么舍不得离开家里啊,家里的温暖让我留恋,对象虽然不说,可我看得出她眼里的依依不舍。想到工作,一方面,我害怕客人的虐待,晚上做梦都梦见被客人咬;另一方面,我又必须在受虐中才能得到快感……老板打电话催了好多趟了,我不去他们不会放过我,可这一走起码一年后才能回家;留在家里,我既期待结婚,又害怕结婚。我感觉自己快得精神分裂症了……

我觉得我从小就有点怪,记得10多岁的时候,我就特别爱看人家的父母打孩子屁股,一下一下虽然打在别人身上,我却觉得自己的臀部也有一阵阵的快意。六年级时,有一次我犯了错,女老师拿教鞭打了我一下,我竟然莫名地兴奋和激动,回到家里还忍不住一次次回忆,在梦里都盼望着老师多打我几下,越疼越好。此后,我跟小朋友一起做游戏时,就喜欢扮演被女老师打屁股的调皮学生。

12岁那年,有一天晚上我去一个女同学家里问作业。我们乡下的房间,门大多是敞着的。我们俩做完作业从房间跑到客厅时,突然发现她父母的房门开着,他们在里面做爱,我们俩惊呆了,那狂野的动作和喘息呻吟让我们臊红了脸,只知道拼命跺脚。这一幕给了我深刻的刺激,一个人发呆时,就不自禁地在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想。

长大了,我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-我身高1.84米,长得很像香港明星谢霆锋。明着暗着喜欢我的姑娘很多,可我没有一个看得上的。不是因为我要求太高,而是19岁那年的一件事,让我难以忘记。

我们隔壁的一个婶子,平时跟我家关系很好,我一直拿她当长辈看。有一天下午,她叫我去她家帮忙修灯,我想也没想就去了。没料到,她只穿了小背心和短裤坐在房间里,我涨红了脸赶紧出来,她一把拉住我就亲了起来。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小时见过的同学父母的做爱,浑身发抖,在她的诱导下,最终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。她是一个丰满的女人,寡居半年多,结婚多年的经验和半年的饥渴,让她表现得狂野无比。她让我扮成儿子叫她妈,我心底最隐秘的欲望竟然跟她不谋而合!我大着胆子让她拿鸡毛掸子打我臀部,在一下痛过一下的抽打中,快感才会酣畅淋漓地发泄出来。此后,我们的性关系保持了半年多,直到她改嫁。

一旦打开了欲望的魔盒,尝到了两性间最极致的快乐,失去它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但是在乡下,这是绝不可告人的秘密,我也不敢找别人,只能在心里一次次回味。在回味中,我清楚地知道了,我只喜欢比我大的、丰满的女人。

她改嫁之后,我也到县城的一家服装厂打工。在这里,一个离异的女车间主任看上了我,也许是我眼底一闪而过的信息让她敏锐地捕捉到了,我没有拒绝她。可是,她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,除了跟我保持性关系之外,还支使我帮她做家务什么的,将我当成佣人使,我不愿意。加上那个工厂挣钱太少,于是我开始思谋出去打工。

这个时候,家里又叫我回去相亲,这一次,是一个比较丰满的姑娘,比我大三岁,看起来很老实,于是我说:就是她了。

和对象相处没多久,我就出外打工了。我没有跟老乡一起去找建筑工什么的活儿,那太辛苦,而且挣钱太少,可是我找不到更好的工作。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的男人,我心里很不平衡,他们不就比我出身好吗,为什么我就该受这样的穷累?如果我出生在城市,说不定可以像谢霆锋一样做个大明星;至少,也不会在上次国旗红卫班的挑选中,到最后被人家走后门挤下来,失去跳出农门的唯一机会。

城市的电线杆和一些电话亭里,贴着招聘男公关的广告,月入过万的薪金让我怦然心动。我试探着打了电话过去,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。所谓男公关,我知道就是做男妓,可是我抵御不了“月入过万”的诱惑;还有,还有我心底那隐秘的受虐和“恋老”的渴望……

这是一家夜总会,公关部长将我们六个人集中在一起培训了一个星期,就开始上岗了。所谓培训,就是放同行的录像片给我们看,教我们怎么讨好客人。我们记住的第一条规矩就是:客人怎么说就怎么做。我们不能打听客人的情况,同事也不准相互打听,当然,我们自己也不愿意连家人的脸一起丢。每次服务所得的钱,上交四分之一。

第一位客人,是一个50多岁的女人。她挑中了我的相片之后,公关部长就叫我出来,我跟着她来到了一家酒店。她要求我做下流动作为她助兴,后来竟然拿出皮鞭和手铐来,狠狠地抽打,我嘴里塞着东西,叫不出声,也不敢叫出声,直打了半个多小时她才罢手。太痛了!我只能想着培训时看过的录像和想象中拿到大笔的钱来分散注意力。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狗,一只自甘堕落的下贱狗。谁叫我生在穷乡村?我怨恨父母也心疼他们,起早贪黑一辈子,没享过几天福。
回去后,我拼命洗澡,狠命刷牙,想要把那令人作呕的记忆忘掉。这一次工作,我休息了半个多月身体才恢复。当然,我也得到了6000块钱的酬劳。6000块啊,如果做临时工,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,父母得勤扒苦做多少年?平生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,“不干了”的念头又渐渐消亡了,我决定,无论如何,坚持下去。等赚到足够的钱,我再想办法不做了。

我的客人来自天南海北,有台湾的、香港的,有老外,当然更多的是内地的,这些都是客人自己跟我说的。我已经习惯了被虐待,为她们做各式各样的服务。慢慢地,好像自己都有点上瘾了。如果打得不久,我甚至无法兴奋起来,我知道自己受虐的倾向越来越严重。如果客人是丰满的年纪较大的女性,我甚至抵抗不了诱惑主动想为她们服务。

我的工作,必须让客人满意,直到客人满意为止才能结束。可是有时候,生理反应不由我控制,我就拼命想那些性感的画面,或者干脆在客人的要求下吃“伟哥”。一次,一个高大的外国女客人挑中了我,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,都无法满足她。她的要求非常强烈,逼我吃“伟哥”,为她做各种花样的服务,直到最后,我筋疲力尽,又用器具才帮她满足。老外最难伺候,港台的客人其次。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,还是一位男客人。他是个男同性恋,让我扮成女人,做出女人的妩媚来讨好他,边打我边让我大声求饶,求饶声越大他越兴奋。跟男人做这事让我恶心,可我不敢得罪客人,只能拼命想别的事情,或者坚持数数,一分钟一分钟忍耐。

回到租住的小屋,我发疯般冲洗自己,恨不得找个地方狠狠砸一通,或者被人狂揍一场,可是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我能对谁说?我敢对谁说?偶尔父母打电话过来,我还得请同事帮忙撒谎。是我自己走上这条路的,所有的一切,都是自作自受。

去年春节回家,有天晚上我和对象坐在她房间里,聊着聊着就亲吻着紧紧拥抱对方,我有些激动地脱她衣服,可是,当我们除去累赘之后,我发现自己必须要像为客人服务时那样受虐待才能兴奋起来。这个念头把我吓坏了,我怎么能露出这样的意思?对象是个老实的女孩,她一定不能接受,而且说不定还会怀疑,到时我怎么解释?这件事,一直像一块大磐石重重地压在我心里,这就是我害怕结婚的原因之一。

另一个原因,就是我担心自己有病。虽然每次都戴安全套,因为客人也怕我们脏,可是毕竟风险很大。平时被打的伤,我们只能靠同事互相帮忙,得了性病也不敢上大医院,只能去小诊所或是自己买药吃。我见过一个同事染病后的恐怖样子,他得了二期梅毒,住在医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。我们去看他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他的今天,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。我读过初中,多少有点文化,拼命买书看,对照着自己,害怕找出书上所说症状的蛛丝马迹,常常被噩梦惊醒,觉得那个躺在病床上垂死的人就是我。我梦见自己的身体发出恶臭,蟑螂和臭虫在腐烂流水的躯壳里爬来爬去,可是我无力动弹,眼睁睁看着它们蚕食我最后一块肌肉。而我的对象和父母,坐在一旁悲哀哭泣。

醒来后,我就决定给父母买保险,可是现在还不能让他们知道,因为他们一定会心疼我花这笔钱,会责怪我,而我不能解释。我存了好几万块钱了,可是不敢寄回家,只能每次寄一点点。我赚了钱,却不敢让父母享福,没有人能懂得我的悲哀。

做这一行久了,才知道老板都有黑社会保护,除非你得病要死了,否则是不能不做的。我的身份证也被他们复印了,如果他们找上门来,以后我的家人怎么抬头做人?这会比我杀人坐牢更让他们丢脸,我将永远被家人和乡亲唾弃!

一个多月前,我接到一项任务,跟一位40多岁的女客人回家,没想到她家还有两个女人。她对我说:“这是我的两个朋友,今天你要为我们好好服务啊!”我有点吃惊,可是必须照做。她们轮番折磨我,直打得我皮开肉绽,不能动弹。休息了半个多月后,临近春节,我才回到老家。

这次回来,我整修了新房子,父母说要为我结婚做准备了。我已经24岁,对象27了,她这样的年龄,在农村早抱上孩子了,我没有理由拖了。可是,谁能告诉我,我现在该怎么办?
avatar
solksjaer
Admin

帖子数 : 88
注册日期 : 08-01-06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love527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